己丑年
戊子年
丁亥年
丙戌年
乙酉年
甲申年
癸未年
黃山篇
 
 
 

癸未年

濟公活佛臨堂,賜示訓文,發人心醒,啟發佛道真理。

歡迎抄錄 廣贈親朋
研習勤修 渡己渡人

 

歲月頻催兩鬢霜
韶華虛渡意若何
福慧修來登彼岸
仙佛掌舵渡眾生

癸未年

天地一循環
人間六十秋
浩劫燃睫日
師徒領風騷

癸未年

漫步出天台
遊戲人間世
太虛常往返
空色色自空

癸未年

 

道侶難明道裡真
修煉到此未尋根
心念應隨流水去
意境自然返璞真

癸未年

學道難、行道難
修行甚艱難
難難難
難捨父母恩
難棄糟糠情
雖是初悟道
更恐我徒誤道程

癸未年

白浪捲雲怨衝天
淹沒凡塵亂世情
烽煙四起群魔現
叮囑門徒着先鞭

癸未年

盲修瞎煉水火風
未得其法徒用功
元神緊守金湯固
精氣修來更貫通

癸未年

同門香火緣未了
步伐遠離俗世塵
並得仙佛來指引
進出南天亦作閒

癸未年

莫道今生夢難圓
休說前世帶孽身
入世此際論因果
猛醒修真轉善人

癸未年

相識微時曰弟兄
數十寒暑志未移
他朝否極泰來日
龍虎風雲各自飛

癸未年

生亦有何喜
死亦有何悲
輪迴生死路
何言得欣喜
可笑世間人
未曉其中秘
修道免輪轉
逍遙脫殼飛

癸未年

論盡三期說果因
老僧有幸再重臨
只為凡夫皆殺孽
刀兵風劫永無休

癸未年

汝欲求吾助長生
我勸世人莫天真
古稀求壽難付汝
更無良藥可重生

癸未年

紅霞晚境意淒涼
愁雲掩月更神傷
末劫當前能躲避
已是三期陸上仙

癸未年

末世相逢緣天註
修心恒善解禍殃
得脫皮囊登彼岸
無負眾師渡世情

癸未年

癸未為眾批流年
三月仿如夏日天
更甚瘟疫又重降
營商慘淡苦收場

癸未年

金光浮現佛意生
訓導徒兒作善人
有緣悉聽為師語
古今過錯化煙雲

癸未年


六道輪迴問前因
心神守一意念生
求得仙佛來指引
渡化徒兒救世人

癸未年

佛論色空觀自在
道曰虛空抱真元
仙家已住蓬萊境
聖德巍巍渡痴迷

癸未年

祥雲隱隱現天庭
欲赴瑤池往唸經
貧僧領徒南天往
竅出玄關任意行

癸未年

力可擎天有何用
倣同小孩一般同
多思多考煉其性
有勇有謀定可籌

癸未年


 

 

老衲愧無建樹功
徒兒褒獎無地容
癲僧遊歷人間世
醉漢何曾渡世人

癸未年

本已除魔性
誰料死灰燃
趕快勤修煉
苦勸莫遲疑

癸未年

富貴榮華原是夢
利鎖名韁牽鼻樑
倘若頓悟能參透
吾助徒兒破凡籠

癸未年

法在其心
煉就其意
外物不存
內丹漸成

癸未年

初聞諸子修道心
我為導師喜歡欣
細聽玄外之音語
眾子愛談風月韻
還有歡呼賭博聲
有些更愛杯中物
污言穢語又聲聲
諸眾令吾再嘆息

癸未年

時逢亂世邪魔現
機心算盡挽狂瀾
不及回頭登彼岸
再無仙佛守慈舟

癸未年

問道潛修已經年
心繞繁華夢未休
無意修行難成道
愧對仙佛莫再來

癸未年

吾徒行徑似瘋癲
形態仿如活神仙
逍遙不理塵俗事
自在觀心明事端

癸未年

吾念徒兒百感生
為口奔馳苦難堪
現今修行無復古
古往今來一字真

癸未年

入世微時意若深
修功靜坐夢裡尋
欲要明瞭前世事
心隨師意往古今

癸未年

不受五行磨
不入陰陽齒
越過生死門
不受六道指
還我大自然
脫我俗塵恥
賢關聖域在
到此該終止

癸未年

老衲再賀祥雲現
與眾徒兒共結緣
共處佛堂來修煉
慧根開竅把法傳

癸未年

前世惡孽為天怒
今生劫數已難逃
老衲雖有慈悲意
難敵天威逆世途

癸未年

徒兒寄名為師下
確保徒兒永平安
潛心苦煉傳心法
佛心修成普大同

癸未年

瑤池共醉多樂事
轉世如今是我徒
思爾臨凡數十載
願祝重返上天台

癸未年

 

美酒沾唇意闌珊
惆悵如何渡關山
眾子未能明道範
可知汗顏莫高攀

癸未年

金剛怒目氣軒昂
欲降凡塵把汝摻
匡扶正義惟己任
盡掃歪風向道行

癸未年

舞文弄筆非所長
徒兒要我賣文章
偶遇閒談三幾句
那可著成勸世文

癸未年

濟眾生者惟濟佛
道兄送我帽子高
誰能與你相提論
惟可相約學劉伶

癸未年(呂祖仙師)

吟詩作對勸世人
仙家降言出善心
世人莫可歧教派
同出一轍渡眾生

癸未年

看眼世人實堪憐
西方已現九品蓮
勸君紅塵莫流連
今回又是年復年

癸未年

煉獄磨心性
火坑出白蓮
苦難能捱盡
甘露灑汝前

癸未年

倪端已現莫再談
吾為徒兒鋪金梯
等爾容容能步過
可知今回實理虧

癸未年

聞道諸生咬菜根
聞見肉臭苦難堪
民以席上唯珍味
文章勸世莫殺生

癸未年

自認不凡意氣傲
修道難時比天高
佛法修來明道理
法隨心意莫自豪

癸未年

觀其罡氣已小成
氣出穹蒼爾可收
暫且權宜為借用
豁盡助人不可留

癸未年

野馬難馴已上韁
心存天地任我行
若不枷鎖栓其性
狂態再現管教難

癸未年

恒善堂內顯文章
修功勸世永流長
渡化世人行德善
道濟傅佛法弘揚

癸未年(呂祖仙師)

驚蟄到臨萬物生
雨水綿綿降甘霖
春分最易惹流感
莫道回暖小添衣

癸未年

寒風凜冽添煩憂
冷雨敲窗苦奈何
欲借醇醪入醉鄉
痛飲依然未開懷

癸未年

眾徒已修無相法
其中奧秘未告知
正午陽光普照下
採罡納氣兩相宜
抱元守一將氣收
再按四十九循環
丹田儲存莫外洩
子夜再行轉循環
靜坐帶氣來修煉
輔助元神出玄關
試問爾知其中妙
諸眾行功有幾人

癸未年

 

昨夜驚聞杜鵑啼
聲聲泣血實慘淒
罡風已到塵寰宇
再無能力醒痴迷

癸未年

世人勞碌只為財
過份貪婪亦枉哉
善財難捨萬劫復
再度披毛戴角來

癸未年

絕世文章推孚佑
呂帝文彩萬古存
各處飛鸞為勸世
洞庭聖跡至今傳

癸未年

關聖文武兩雙全
精忠正義萬古存
流芳百世永流傳
吾今趕赴虎跑泉

癸未年

我徒命名為志光
觀其心性實至剛
呼雲喚雨踏魁罡
修成滔滔若長江

癸未年

冷雨灑簾籠
寒風刺骨凍
惟酒解風寒
醉卧把詩續

癸未年

雁侶征途強出群
百劫無助苦難生
心中已存鴻鵠志
那懼遠離是非林

癸未年

我勸世人莫風流
貪花鬧酒把命收
棄除情慾能增壽
此刻揮劍莫停留

癸未年

風雲際會未可期
勤修磨煉待天機
功德圓滿無憾事
昔日寒蟲化蝶飛

癸未年

吾可助爾得世財
既得財富變庸才
病榻終生找藥材
定是上蒼所制裁

癸未年

來者不拒去莫留
爾師渡世如水流
觀其寶殿似金樓
轉世未必又姓劉

癸未年(呂祖仙師)

修功勸世實太多
閒談幾句又如何
師徒結緣為今至
實令老衲笑開顏

癸未年

人無遠慮近憂至
生活潦倒自找哉
幾翻沖天唯翅折
何苦來由羨富人

你師佛道兩繁忙
心力交疲爾可知
知易行難莫畏縮
否則原地踏步行

癸未年(呂祖仙師)

癸未年

無相心法眾皆知
十日行功漸漸成
三月持續修其法
氣吞斗牛君莫停

癸未年

點滴儲氣莫厭煩
此法修來實非輕
能比上乘天罡法
隔空取物亦等閒

癸未年

桃紅柳綠競爭春
李樹寒梅逢初夏
滿山黃葉已知秋
門戶重整過嚴冬

癸未年

 

百載花旗罩巨龍
昏睡無暇抗魚蝦
如今驚雷破枷鎖
甦醒翻身再縱橫

癸未年

同族同文同血統
愚昧相爭各稱雄
兩岸風雲難平息
最終又是血成河

癸未年

眾生如何去煉心
觀其操守怒氣生
苦口經常勸我徒
莫為假像去亂真

癸未年

孝悌忠信是什麼
禮義廉恥盡忘懷
呂帝八德勸塵世
徒兒堅定要遵守

濟世普渡是永恒
公義存心分惡善
活現人間惟聖佛
佛在心中即天堂

癸未年(呂祖仙師)

癸未年

未到靈隱寺
先遊靈鷲峰
洞內穿梭遊
參透學禪宗

癸未年

此乃無相法
實名乾坤功
採其陰陽氣
子午兩皆通
能預百病擾
亦可抗癌魔
日月精華在
豈可有病容
我徒可為吾宣法
如今助世記一功

癸未年

 

紙醉金迷總有因
世人無知墮三塗
貪嗔痴愛未能棄
前冤不解更添仇

癸未年

眾徒可知石灰吟
千錘百煉用火焚
磨去惡習心存善
要留清白在人間

癸未年

瘟疫來臨苦無策
惶恐過日更驚心
我徒罡氣渾身轉
定能保你體安康

癸未年

煉我無相法
先行去私慾
無量渡世人
貧富亦可讀

癸未年

問心求道
心問道求
求道問心
道求心問

癸未年

上蒼亂世選英豪
無私救劫立功勳
我徒聯盟興大業
莫驕言談怨恨增

癸未年

我堂雛形已漸成
人口不斷倍加升
縱是瑰麗莊嚴殿
未及溫情聚斗室

癸未年

 

東海遊罷雁蕩山
西嶽華山繼續行
南寧再轉桂林市
北國風情盡見聞

癸未年

適逢慶典群仙降
妙語連珠賀壽言
老衲帶醉傳心法
助予徒兒意相融
為己助人為典範
勤修佛法倍加功
普渡世人終有日
與仙共聚意相同

癸未年三月二十二日

 

眾徒為我祝暇齡
美酒橫陳實妙哉
杯杯嘗盡杯杯飲
醉倒鞍山夜更長

癸未年三月二十二日師父誕

穎詩、穎詩
我賜妳名字
定如掌上珠
今日來祝賀
智慧兩雙全
他朝成長日
為我詠新詩

癸未年三月廿五日

 

舉世歡騰除疫國
百年水禍又降臨
上天洪流洗大地
洗清戾氣萬象新

癸未年四月初一日

眾志誠誠未孤單
我徒猙獰去莫還
昔日貪婪俱往矣
今朝還看佛堂風

癸未年四月初二日

無極長居不染塵
此番降世助爾還
切莫蒙蔽其心性
多加教導復本能

癸未年四月初八日

每年謹記四月八
誠心禮拜佛如來
合十低頭應禱告
西方焚香我佛來

癸未年四月初八日

昨夜雲端寫賀詞
福照我徒你可知
推己及人須緊記
心法廣傳福壽延

癸未年四月十四日

 

天上三奇日月星
地下山林水火風
人有三寶精氣神
我徒攝取渾身行

癸未年四月初一日

此去徒添萬古愁
不出三月便回頭
莫道貧困途生路
最終打道更煩憂

癸未年四月初五日

佛也空來道也空
不重禮儀法未空
早已心存萬物空
色相除却盡皆空

癸未年四月初八日

未綢繆、要綢繆
為何至今不綢繆
倘若時限到
那容你綢繆
暫且苦經營
實要磨心性
要看徒造化
明春再可謀

癸未年四月初十日

 

再刊無相集
遙遙未有期
衷心感謝意
我堂助光明

癸未年四月十五日

醉生夢死進紅塵
欲拋名利入深山
鎖其心猿栓意馬
百日期滿上雲霄

癸未年四月十五日

 

我堂雖小宏願大
助世無私渡愚蒙
信眾蒞臨修善法
徒兒代我可傳真

癸未年四月十五日

佛海無崖本無邊
汝可今生遇聖賢
佛法修來談何易
循序漸進上天庭

癸未年六月初二日

三魂寄存泥丸宮
此關定是最難衝
強行外氣來打破
頭腦撕裂禍無窮

癸未年六月初四日

外修功德內煉丹
那有捷徑到天庭
修攝心神驅妄念
眾徒莫要假亂真

癸未年六月初八日

意聚丹田心無念
提氣急速達靈台
再衝泥丸魂欲動
天門打開往上遊

癸未年六月廿四日

聲名壯大日
退隱在山林
清風常為伴
不惹俗世塵

癸未年七月十四日

男兒五十知天命
去惡存善向道行
真修真我現真性
救世救已復救人

癸未年七月十五日(呂祖仙師)

驀然回首記當初
背信離群拂袖揚
遲暮再起英雄氣
那懼同門說短長

癸未年七月十七日

盡釋心頭願
虛空那方尋
心神能守一
色相化為塵

癸未年七月廿五日

無需執着你我他
九天仙佛盡一家
欲求脫穎出群眾
自我突破此玄關

癸未年七月三十日

 

盔甲練成閃閃光
兵刃再提妖魔寒
五雷護道傳功法
斬卻七情伏心魔

癸未年六月初四日

眾徒令吾急如焚
雖是勤奮未悟真
縱然聰敏難委任
妄自稱尊誤世人

癸未年六月廿四日

快過兩年有何功
修煉更覺亂無窮
此法豈是凡夫有
心細如塵有跡尋

癸未年六月廿四日

正道惟我教
直豎恒善旗
無相無為道
私心永不存

癸未年七月十四日

再墮紅塵把浪翻
心魔難靜起波瀾
屢勸歸山尋平淡
屠刀棄殺保爾還

癸未年七月十五日

茗茶逾千載
那管色香濃
不重大紅袍
惟獨五花茶
明目清內熱
調和脾腎肝
陳皮最後下
心肺亦安然

癸未年七月廿八日

吾語並非鼓勵詞
眾人行善立功時
末劫將盡勤修煉
趕赴龍華證金仙

癸未年七月三十日(呂祖仙師)

 

 

暫且封筆不再談
不欲多言賢在心
倘若修行恒磨煉
避世山深心脫塵

癸未年七月三十日

我徒悟性頗為高
佛道魔界有其蹤
若自潛修驅霸念
心感前非再用功

癸未年九月廿八日

吞雲吐霧實不宜
斗室煉氣染烏煙
其身不正難服眾
更甚敢怒不敢言

癸未年九月三十日

我徒來去不拘泥
安頓編制現堂規
此際吸納擎天力
再返相助迎新生

癸未年十月初一日

轉瞬韶華已過秋
冬來煉氣暖心頭
立春再臨新景象
初夏狂風送我徒

癸未年十月初二日

若跨千人頭上過
氣焰高漲壓俗人
我徒應效虬髯客
助人豈為納功勳

癸未年十月初四日

無悔隨吾不枉行
相煉虛無下苦功
心感前非宏願立
法亦降魔現道德

癸未年十一月初一日

萬變亦在五行中
不離生老病死苦
保健應從動功起
養生求道靜中尋

癸未年十一月十二日

驀然拋下千斤擔
再度逍遙脫俗塵
今生願作閒雲鶴
往上高飛無覓尋

癸未年十一月十二日

 

胸中枉有千言策
欲謀富貴一計無
幾度思量尋改進
不若放下莫思量

癸未年九月初五日

莫問因何功未成
修我法門苦難多
前車可鑑常變幻
久歷考驗滅
貪婪

癸未年七月三十日(法主)

神通若煉遇邪魔
佛咒勤唸定不迷
妖邪不惑其心性
魔界亦能覓仙蹤

癸未年九月三十日

再度臨凡覓知音
適逢亂世種善根
眾徒隨吾消業力
助世救人助長生

癸未年十月初一日

寥寥數語話前因
討法難及我徒真
乾坤已開無復再
天機再洩快來爭

癸未年十月初二日

繞繞煙雲蓋馬鞍
凜凜清風伴華堂
遙望堪似蓬萊境
醉步也曾踏山峰

癸未年十月初六日

鬚眉倒豎怒難藏
霸念橫生惹禍殃
如今莫道當年勇
憶記前塵更斷腸

癸未年十一月十二日

尤憶當初會壇堂
執教此子苦惱多
野馬難馴性頑劣
套韁嚴管滅心魔
幾經磨琢光華現
刻己尋求助世功
再修軒轅護身甲
百劫臨危視等閒

癸未年十一月初八日

 

龍虎歸山返大海各自南山北海圖大業
風雲聚散本無常席捲西歐東瀛再大同

癸未年十一月十一日

 

朔日來臨潔淨身
焚香禱告降吉祥
迎接無極真上主
仙聖臨凡九里香

癸未年十一月十一日

十五難見月當空
冷風拂面擾華容
當知此去莫留戀
今夕陰霾別我徒

癸未年十一月十五日

萬種情緣寄我堂
人心未許認方針
信念亦赴東流水
一現曇花轉瞬空

癸未年十一月十八日

關聖嚴詞我堂中
此刻成就怎動容
班子定下曙光現
眾人從此改歪風

癸未年十一月廿三日

一注清香稟上蒼
拜請恩師降我堂
扶助眾徒消障念
傳來佛法正道光

癸未年十二月十九日

 

伏瀝常受冷眼欺
皆因磨煉莫偏離
落泊修心持正道
豈為勢窮誤天機

癸未年十一月十五日

一視同仁莫變遷
十二共存無異端
百載情牽爐峰下
千秋功業道惟尊

癸未年十一月十九日

欲投門下性要真
無量助世解業心
一點玄關通天竅
明心見性雲霧開

癸未年十一月十九日

欲邀為師降佛堂
誠心叩拜稟上蒼
眾徒謹記邀神訣
萬事疑難盡掃空

癸未年十一月廿六日

求佛需心誠
加持劫難清
不容我教立
豈是你惟尊

癸未年十二月十九日